第21章接下来,去哪儿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言耳字数:2164更新时间:2020/2/13 11:21:31

“盛夏,你说何必呢?”沈清州扯了扯领口,一身戾气正待发泄似的,那张脸可怕极了,“在那么多人面前让我难堪,是吧?”

盛夏小步退着,缩眸盯着他不敢懈怠,“我说了,是你先不仁,我只是以牙还牙!”

沈清州冷笑一声,已经逼近她,他一把扼住盛夏的手腕,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,盛夏嫌痛的皱了皱眉,冷喝:“松手!”

“在那么多人面前我不能把你怎么样,但现在这里,只有我们两个人,盛夏,别用你那眼神看我,也别用命令的口气跟我说话!”

他吼着,一把将盛夏甩开,盛夏踉跄着撞在桌角,刚抬起视线,沈清州已经阔步到她眼前,再次狠狠抓住她还疼痛的手腕。

那双眸好像要把人撕碎似的。

盛夏心里自然恐慌,这里只有他们两个,谁知道沈清州会干出什么事来?

万一他疯了……

盛夏想快点挣脱,但力道怎么可能比得过男人,沈清州抓住她不放,“不是要跟我离婚?”

说着,他一把扔开她,将那份离婚协议狠狠的撕碎!碎片挥向空中,飘落下来。

他恶劣的冷笑,“离婚协议没了,盛夏,你别想威胁我做任何事!”

“沈清州,你这个疯子!”盛夏咬牙。

“没错,我就是个疯子!”沈清州突然抬手,一巴掌朝着她的脸扇过来!

盛夏下意识的闭眼,但那一巴掌没有落下来,她诧异的睁开眼睛,惊讶的瞪大了双眸。

夜墨沉?

只见男人阴冷着脸,英俊的眉宇微微拧着,在半空中截住了沈清州落下来的手腕。

沈清州怒视过去,“是你?奸、夫y妇!”

一口骂完,狠狠夺回自己的手,愤怒的盯着夜墨沉看了片刻,男人眸底的幽深阴寒却让他后背生寒,这个男人是谁?

气场如此骇人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盛夏没想到他会出现,心里顿时放松下来,急忙躲到他身后。

夜墨沉瞥了瞥身后,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,而是冷眼看向沈清州,“沈先生动手打女人的本事倒是不小。”

“关你什么事?”沈清州硬着头皮咬牙切齿,“我打自己的老婆,你管得着吗?!”

男人嘴角冷挑,似乎没有跟他纠缠的打算,那样高傲的态度,却更让沈清州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你给我站住!”沈清州追上去,“你跟盛夏是什么关系?”

“你认为呢?”男人语气冷淡。

沈清州看了看盛夏,咬着后槽牙,“这么说,你们是情、人关系了?盛夏,所以是你出轨在先,所以才会曝光我跟别的女人上、床的视频,先下手为强是不是?你可真是卑鄙无耻!”

盛夏简直是震惊了,到底谁恶狗先咬人?

到底谁卑鄙无耻!

“我要把这件事爆给记者,我看到底舆论会站在谁这边!”

沈清州怒气冲冲的说,盛夏正要开怼,男人突然抬手拦住她,这才幽幽看向沈清州,“随便你。”

话毕,推着盛夏的肩膀,走了出去。

那嚣张的语气,好像根本不在乎?

沈清州握紧拳头,那好,他倒要看看,到底谁怕谁!

从酒店出来,盛夏上了车,她看向驾驶座的男人,“谢谢。”

如果不是他,沈清州那个畜生说不定早就一巴掌扇下来,她也不会安然无恙的在这里。

“嗯。”夜墨沉随意应了声,开了车,慢慢问,“请你吃饭?”

盛夏摸了摸肚子,笑了下,“你不说我都没发现自己饿了。”

刚才消耗了不少体力,脑力。

男人嘴角浅浅浮起笑,没再说话。

到了一家餐厅,他停车,盛夏下车跟着他上了楼,点了吃的,盛夏埋头吃饭的时候,对面的男人却没动。

她抬眸,迎上男人的视线。

“看什么?”盛夏诧异的眨了眨眼睛,“你不吃吗?”

男人撑着下巴,摇头,“我不饿。”

他的眼睛仿佛无底的漩涡,微微眯着,让人捉摸不透,盛夏看得有些失神,急忙避开视线,低头又吃了两口。

“慢点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“嗯。”

盛夏应着,下一秒,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摊开纸巾,在她嘴角轻轻擦拭了两下,“弄脏了。”

只是短暂的触碰,但盛夏却震住,仿佛细微的电流穿过身体。

她惊慌看向男人,他却十分淡定,微微抬眉,“嗯?”

“没什么!”盛夏立刻低下头,苦恼的皱了皱眉,嘴巴里嚼着吃的,却有些心不在焉了。

接下来谁也没有说话,盛夏吃完后起身,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男人点头,“去吧。”

盛夏推开椅子,匆匆往洗手间的方向去。

洗了手,掬了一捧水拍拍脸,让自己清醒清醒,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,微微出神。

用力的甩了甩脑袋,甩去满脑子的胡思乱想,她出去。

夜墨沉早已经买完单,正坐在那里等她,他轻轻靠在椅背上,正看向落地窗外,雕刻般完美的侧脸线条仿佛染着光,煞是好看。

盛夏轻手轻脚的走上前,他已经察觉到,将那道悠远的视线收回,看向她。

“我好了。”盛夏说。

他起身,替她拿上桌边的手机,长腿越过她,“走吧。”

盛夏点头,又匆匆跟着他下楼。

坐进车里后,他没有立刻开车,而是打开车窗沉默了好一会儿,盛夏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,许久没等到他开车,这才看向他。

夜墨沉单手撑着太阳穴,一只手落在方向盘上,似乎若有所思的问:“接下来,去哪儿?”

盛夏神经一绷,瞪大眼睛看着他。

感觉到身侧女人的紧张,男人幽幽看过来,眸子眯起几许,眉梢不易察觉的微微挑起。

车厢内,温度陡然升高。

越是沉默相对,那道相触的视线却反倒被点了火似的,越来越烫。

盛夏呼吸都快停止了,但心跳却狂躁起来,手心里全是暖汗,她张了张唇,却发现自己紧张到发不出声音来。

“紧张?”

低醇暗哑的声音响在耳边,盛夏想回的,但是话还没有出口,男人那高大的身躯就已经压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