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你干什么?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言耳字数:2120更新时间:2020/2/13 11:21:31

盛夏一脸从容的应付着记者,微笑挂在嘴角,明明知道沈清州的视线正落在她身上,但就是没往他看上一眼,仿佛当他不存在。

沈清州怒火中烧,根本沉不住气,他阔步上前,挤开人群走到盛夏面前。

一双眸猩红的盯着盛夏,还有她身旁的男人,男人一身矜贵的站在盛夏身边,俨然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沈清州认知到这点,胸口的怒火烧得更旺。

而他的出现,让原本就骚动的记者们更加兴奋,一系列问题轰炸过来。

“盛夏,跟我走。”沈清州不由分说,上前抓住盛夏的手腕就要拖她走。

盛夏不急不忙的抽回手来,任由记者拍个不停,她勾唇冷笑,“沈先生,别用你这双脏手碰我。”

沈清州整张脸黑沉下来,咬牙挤出低低几个字,“盛夏,胡闹够了没有?这么多记者在场,你是存心让我下不了台?”

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,盛夏笑着,也以同样的低音回答他:“是你自找的,沈清州,是你先对我不仁,就别怪我让你下不了台,我盛夏不是好欺负的,你给我的侮辱,我会全部奉还!”

说完,笑容更盛。

沈清州心里那叫一个怒,但这么多记者在场,他有火也不敢发,可眼前这种情况,岂不是直接在打他的脸?

“盛夏。”沈清州拉住她,在她耳边低声恳求,“我们有话私下说,今天是我妈五十大寿,就算不给我留点面子,也总要给长辈留点面子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盛夏点头,似乎十分赞同,“我的确有份大礼要送给婆婆。”

沈清州皱眉,直觉她这话不对劲,心里已经警惕起来,但如今骑虎难下,她愿意退步,那再好不过。

于是,沈清州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,打发了记者。

盛夏跟夜墨沉低声说了几句,便独自跟在沈清州身后,走到了林兰面前,林兰冷冷给了一个白眼,盛夏也冷笑一声,她这个婆婆一直瞧不上她,她早已经习惯了。

事到如今,更是不需要给什么面子。

“盛夏,你不是说有礼物要送给妈?”沈清州催促着。

如果在这么多人面前,盛夏拿出礼物来,那自然有些流言就会不攻自破,也能补救刚才的尴尬。

林兰听说她有礼物,不屑的嗤笑了声。

盛夏冷冷挑着唇,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来,“这是我送给您的大礼,想必你一定很喜欢。”

林兰狐疑的皱了皱眉,接过来打开一看,脸色僵住,一旁的沈清州看到文件上离婚协议四个大字的时候,也怔在原地。

他难以置信的看向盛夏,压着声质问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不识字?”盛夏不卑不亢的迎着他的视线,眸子愈冷,“这是离婚协议,沈清州,我们离婚。”

“盛夏,你不要胡闹!”

沈清州沉声怒喝,青筋突起,他握紧拳头控制自己的怒火,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场……

盛夏嗤笑,“我这怎么能叫胡闹呢?沈清州你跟小三上、床的视频都被爆出来了,难道我还要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跟你过日子?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,不如趁这个机会,离婚。”

“盛夏,你最好考虑清楚!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!”

沈清州咬牙切齿,她选在这种时候带着男人出现,还当着这么多人面要离婚,无非就是故意让他难堪。

居然一点余地都不留给他!

“你过来,我跟你谈谈。”沈清州上前去拉她的手,盛夏让开,退出去一步远,离他远远的。

沈清州的怒气已经快要无法控制,他双目欲裂的看着女人,这还是他认识的盛夏吗?

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?

他眯了眯怒气的眸,“盛夏,有什么事等妈的生日过了再说,现在说这个不合适。”

“怎么不合适?我觉得很合适啊。”盛夏觉得可笑,“你跟小三上、床的时候没觉得不合适,现在我提离婚就不合适了?而且这是我送给婆婆的生日大礼啊,她不是一直都看不上我吗?正好,现在我要跟你离婚了,她应该是最开心的啊!”

说完,她转头问林兰,“对吗,婆婆?”

婆婆的称呼,一字一字,实在讽刺。

林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她的确不喜欢盛夏,就算她提离婚也无所谓,但这个场合,如果闹大了,岂不是让沈家丢尽了脸面?

“盛夏,如果你想离婚,等生日过后再说!”林兰阴着脸说道。

凭什么?

什么都要按他们说的来?凭什么?

一直以来都是这样,他们真以为他们是上帝是不是?

盛夏今天来这里,已经做好了回不了头的准备,她吃准了这么多记者在现场,这么多宾客,沈清州和林兰不敢太嚣张。

“离婚协议我已经准备好了,如果没什么问题,你签字吧。”盛夏看着沈清州,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。

其实这就只是一份离婚协议书而已,她没有签字。

沈清州要是签字的话……她还挺期待那个场面的。

沈清州又翻了翻离婚协议,脸色更难看,“我要仔细看完才能决定,现在这种场合,我哪有时间草率决定?”

说着,他眼珠转了转,突然脸色“温和”起来,“盛夏,你如果真的这么急,不如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商量吧。”

突然想通了?

他突然这么反常,盛夏半信半疑的看着他。

沈清州好似无奈的笑了下,“没办法,既然已经这样了,我也希望好聚好散,毕竟夫妻一场,不想闹得太难堪,你在协议上写的,我都可以考虑,但我需要仔细看一下,走吧。”

他先前一步走出去,盛夏迟疑了下,但想着他也不敢怎么样,于是抬步跟了过去。

进了接待室,盛夏刚走进来,沈清州嘭的关上了门!

盛夏一惊,回头看去,沈清州的脸瞬间变了,一脸阴狠的冷笑,朝着她走过来。

“沈清州,你干什么?”盛夏缩眸,察觉他故意演戏骗她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