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帮我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深虹蔚蓝字数:2438更新时间:2020/2/7 18:52:12

婚礼结束,沐嫣然拎着婚纱,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酒店休息室。

正要刷卡,门突然打开,一双修长的大手从门缝中伸出,握住她的肩膀,将她整个人拉进去。

“啊!”

随着一声惊呼,房灯落下,屋内瞬间陷入黑暗。

“帮我。”男人声音沙哑,带着些隐忍。

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屋内蔓延,沐嫣然抖了抖,语调诧异,“你,你怎么了?”

沐嫣然和厉家是协议婚姻,各需所求。

沐家拿了钱便将她嫁了过来,却从不想厉家是三大家族之一,虎视眈眈盯着的人多的是。

她嫁到厉家,就相当于嫁到了狼窝虎穴。

这不,婚礼当晚,就有人受了伤。

男人似乎伤的很严重,血液渐渐浸湿沐嫣然的衣服,那粘稠的感觉让她不适地动了动,却引起男人低声的闷哼。

沐嫣然立刻僵住,她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眸,似乎下了某种决心,一咬牙道:“怎么帮你?”

男人微微喘着气,“有人追杀我,你帮我掩护一下。”

似乎在应和他,沐嫣然听到门外压低的声音。

“该死,他去哪里了?”

“今天是厉家的婚礼,人多眼杂,赶紧搜!”

脚步声散开,沐嫣然松了口气,下一秒听到敲门声,她一个激灵,慌乱地在房间寻找着,目光落在床上。

她犹豫一下,撑着男人走过去,借力让他躺在床上。

“你,你能把衣服脱一下吗?”她红着脸开口。

男人低声应着,抬抬手,却有心无力,哑声道:“你来吧。”

“好,好吧。”沐嫣然眼神闪躲,白嫩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抓住他的衣角,掀开——

“砰砰砰!”门外的人等的不耐烦了,“快开门!不然我闯进去了!”

沐嫣然手一抖,也顾不得害羞,闭着眼睛胡乱将男人的衣服拉倒最上面,盖住脸。

沐嫣然起身犹豫一下,利落地将头发散开,把婚纱扯到一半,又在肩膀处拧了些痕迹。

她将门打开,露出一张苍白带着些红潮的小脸。

看到外面西装肃立的人时,愣了一下,她皱皱眉,“你们是谁?”

“这位小姐,你有没有见到一个身高一米九左右,穿着一身黑,身上有伤的男人。”

沐嫣然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她身形纤细,眼神茫然,一看就是不经世事的小女人,那人顿时信了,说了句“抱歉”后,正要离开,却被同伴拉住。

同伴皱皱鼻子,目光落在她婚纱裙摆上的一抹红处,冷声道:“你婚纱上,为什么会有血?”

沐嫣然的心猛地一跳,慌乱地垂下眼帘,支支吾吾,“这……我,这是……我的血……”

两人顿时起疑,侧身向卧室看去,黑暗中仅能看到床上躺着个赤裸上身的男人。

沐嫣然佯装娇羞,适时开口,“我是今天的新娘……里面是我的丈夫……你们是想要搜查一下吗?”

两人看了看婚纱,恍然大悟。

也是,那个男人不近女色,怎么会裸身出现在一个女人的床上。

再者,厉家长孙的新婚燕尔,若是搜查无果,那可能给他们惹来很多麻烦。

看着沐嫣然一脸天真无辜的表情,甚至敞开了大门让他们搜索的样子,两人反而疑心打消。

“原来是厉少爷的婚房,肯定不会藏着我们想找的人,不好意思打扰了。”两人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末了,沐嫣然还能听到他们嘀咕的声音,“这厉家长孙口味真重,让新娘子穿着婚纱做事,还……”

看着西装男消失在拐角的背影,沐嫣然关上门,松了口气,抬脚朝着男人走去,轻声道:“他们走了。”

回答她的是一片沉默。

沐嫣然略微慌张,他不会是死了吧?

这样想着,她轻手轻脚地绕到床的另一边,正准备开灯,揭开遮盖他面容的衣服时,“轰隆”一声,惊雷伴随着闪电,房灯忽灭忽亮,房间最终一片黑暗。

停电了。

沐嫣然伸手摸了摸男人的心脏处,确定他还活着后,看着昏迷的他陷入沉思。

她见过她的丈夫厉原,而床上这个男人,显然不是她的协议丈夫。

这个男人很有可能是逃命中,走错了房间。

纵然知道他是个危险的陌生人,但作为曾经的外科医生,沐嫣然还是借着月光,撕下婚纱的布料,尽心尽力地把他肩膀和大腿处的伤口包扎好。又咬着牙将他拖进浴室,关门落锁,一气呵成。

先把他安置在浴室,等自己休息一会,外面风波平静,再把他送出去。

免得新婚当日,让自己丈夫厉原看见房间里有别的男人,那就解释不清了。

沐嫣然这样想着,躺在床上,谁知疲惫的她竟然累的直接昏睡过去。

全然没听见卫生间咔哒一声响。

厉北城很轻易地将门锁打开,他的目光落在沐嫣然身上,借着月光,他能看到女人苍白的小脸,和那张因呼吸困难而微微想开的樱桃小嘴。

不知怎的,他觉得有些口渴,身体不受控制地弯腰,在她唇上落下一吻,又翻身躺在她旁边。

一夜无梦。

清晨的阳光被树叶切割,透过玻璃,零零散散地洒在床上。

沐嫣然犹如蝶翼一般的睫毛微微颤抖,片刻缓缓睁开眼睛。

沐嫣然环顾四周,男人已经不知所踪。

她松了口气,谁知昨晚由于拽男人进浴室用力过猛,下床之际竟然腿脚一软,跌坐在地上。

门被打开,男人进来,看到沐嫣然狼狈的模样,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“醒了。”

听到声音,沐嫣然心脏猛地一跳,她扭头看过去,入目的是一张精致的脸。

这人长得很是英俊,立体的五官犹如上帝静心雕刻一般,尤其那双深邃的眼眸,像是无尽的大海,透着迷人的危险。

她昨晚没来得及细看,此时这张脸,似乎有些熟悉。

一丝惶恐从心中蔓延开,沐嫣然张张嘴。

“你,你是谁?”

男人慢条斯理地走过来,忍着肩膀上的疼痛将她抱起放到床上,闻言勾勾嘴角道,“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。”

他朝女人靠了靠,见她不住躲闪,更是恶劣地扣住沐嫣然的后脑勺,强制她与自己对视。

“我叫厉北城。”他说。

五个字,像是惊雷一半在沐嫣然耳边炸开。

要说厉家手段最毒,心思最狠之人,非厉北城莫属。

他是厉老爷子心腹之子,那心腹为救老爷子而死。为了补偿心腹,厉老爷子便将他改姓为厉,养在身边,成为厉家第七个孩子,散养起来。

五年前厉家大乱,厉北城异军突起,手段铁血,将厉家整顿,强制厉老爷子交出厉家大半权利,带领厉家层层高升,令人惊叹。每每有想要吞并厉家的家族,要么受到重击沦落边缘,要么直接被厉家吞并。

渐渐地,厉北城的名字成了禁忌,众人都尊称他为——厉七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