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别乱动,我不会要你性命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莞青字数:2069更新时间:2018/6/1 14:32:52

进去了,才发现里面的办公室里,有三男一女,乔念不自觉的轻抚胸口,松了口气,看来是自己想岔了。

“请问各位老师,让我过来做什么?”乔念躬了躬身,分外恭敬的开口。

四个人对视了一眼,最终是领头的那个男人先开口:“乔小姐,你上交的作品是很不错的,但碍于你的前科,请你证明一下这副作品为什么是你的?”

这是他们几人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。

乔念是顾延君送进来的人,看在顾总的面子上,他们也不能轻易拂了乔念的面子。

可他们和乔诗却又是私交极好的,以乔诗如今一衣难求的名气,他们也不敢在乔家明里暗里打过招呼之后,还公然提拔乔念得罪乔诗。

所以,他们只能用如此粗笨的方法,想让乔念知难而退。

而且,即使她没有知难而退,给乔诗那边也有交代的理由,这不是很好吗?

听了这几人的话,乔念却只想笑。

证明她的作品是她的,这就跟证明她为什么叫乔念一样,可不很可笑嘛?

可心里再是嘲讽,面上她却还保持着不动声色:“等正式进入比赛之后,我拿出一个比一个好的作品,自然就能证明我的实力了吗?”

“你倒是够自信!”男人挑起的眉头隐隐有些不屑,故作严肃的说:“只是,你大概没明白我的意思把?我们想让你现在证明作品是你亲自设计的,才给公平竞争的机会,如果你证明不出来,你连入选的资格都没有,明白了吗?”

“这又有何难?”嗤笑一声,乔念快步上前,捡起放在桌子正中央的那副她的作品,倒扣好,而后取了纸和笔,直接就开始动手起来。

她面容沉静,落笔爽快而利落,丝毫没有错处,四人都直勾勾的看着她,惊骇之余,更是目瞪口呆。

只见乔念在短短十来分钟的时间来,将她作品的轮廓勾勒了出来,下笔娴熟,功底深厚,没有一笔是错的,这种功力令人叹为观止。

“正因为这副作品是我精心构思的,所以我才对它极为了解,再给我多一点的时间,我还能将它描绘得更细致,重新上色。”将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在眼里,乔念低头一声冷笑:“各位,还有什么好说的吗?”

“没,没有了!”

“真的没有了?”乔念歪了下嘴唇,唇角挂着淡淡的笑容:“所以这次海选,我入围是没有问题的,是吗?”

“是的,是的。”

“既然没有了,那我就先回家了!”没有一句多的废话,乔念转身离开。

目送着她离去的背影,其中一名男性低声叫了句“狂妄”,同样起身离开。

刚上车,还未来得及发动车子,男人忍不住拨通了乔诗的电话。

“诗诗,这乔念还是有几分能力的,而且还攀上了顾总,我们组委会这边拿她没有办法。”

“什么?”乔诗惊得面膜都从脸上掉了下来,美丽的脸上狰狞不堪,却还强压着情绪,淡淡道:“你的意思是,即使她很有可能抄袭,也不能去掉她的名字,是吗?”

男人沉默了一下,点头:“是的。”

挂了电话,乔诗浑身都被怒火充斥着。

都再三阻拦了,那个贱人还能搭上顾总那样的人物去参赛?

这怎么可能,不管她有没有抄袭,有没有后台,只要她真的在这次比赛中获得了名次,这无异于是狠狠打她乔诗的脸,成为她的耻辱。

去不掉她的名字是吗?那么让她不能去比赛现场,自动弃权,这总可以吧?

想到这里,乔诗阴狠的勾起唇角,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“喂,王哥吗?你帮我个忙!”

乔念在小区不远处的马路停了车,哼着歌儿回家,刚走了没一会就意识到不对劲。

放缓了脚步,身后的脚步声也跟着放缓了,乔念微微揪起头皮,心里更是紧张到了极点。

丢下手里的东西,下意识就跑了起来,可那人跑得更快,很快就扯着她的头发拦住了她。

“别乱动,我不会要你性命!”来人一身黑衣,戴着黑色口罩和棒球帽,手里的匕首泛着寒光。

他牢记雇主的要求,别致命,只想让她受伤下不了床即可。

乔念吓得腿直打哆嗦,也不敢得罪凶手,只小声的哀求说:“你要钱是吗?我给你,我全都给你!”

她忙不迭的要去掏口袋,凶手脾气却非常差劲,二话不说握着匕首就要朝她捅过来。

乔念身子一扭,躲开了要害处,胳膊却被划到了,血腥的味道更是激发了她的意志,她忍着痛拼命的与凶手周旋着,高声的喊着救命。

顾延君刚到附近,就听到了熟悉的尖叫声。

慢慢靠近,他终于看清楚了,那个女人果然是她。

他脑袋下意识的发痛,想起顾子昂生病了,哭闹着要姐姐,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,惹上这样的事。

冷着脸下车,顾延君的加入,很快让凶手落了下风,他找准机会狠狠捅了乔念一刀,夺路而逃。

顾延君下意识想追上去,却又听到身后哎呦的声音,他只好停了下来,蹲在了乔念的面前。

眼前的女人,面色煞白的,额头布满了冷汗,手臂上和小腹上都有伤口,鲜血浸透了她的衣服。

她痛得眉头皱着了一团,双目紧闭,无意识的呢喃着:“救,救命!”

顾延君不是多么心善的人,可这一刻总是有些同情的,抬手将她扶了起来,小声问道:“乔念,你还好吗?”

乔念痛得痉挛,嘴唇虚张着无法回答,顾延君终究心软,横手将她抱了起来,送去医院。

她再醒过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。

睁开眼睛,视线里一片雪白,微微怔了怔,想起昨晚的一切,心头不由得一阵暖意。

正想着,病房的门被推开。

顾延君眼神严肃,面容冷峻:“你醒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