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乔小姐,我记住你了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莞青字数:2240更新时间:2018/6/1 14:32:52

乔念低头看了一眼,失笑:“一百万,顾总好大方。”

说罢,她重新抬起眼眸,当着顾延君的面,一点点的将支票撕碎了。

“我带令公子回家,只是看他可怜,而不是因为钱。”倔强的挺直了脊背,乔念冷然的目光盯着顾延君淡漠冷峻的脸,半响,终于开口:“难道在顾总心中,任何对你或是令公子善意的人,都是别有用心的吗?”

“难道不是?”顾延君唇角浮起一抹讥削的笑意,略显暗淡的眸光越发深沉:“乔小姐,别以为这样就能掩盖真相。”

“我掩盖什么真相了?”乔念眉目上挑,嘴角上扬,面上虽然是笑着的,可眼里的戏虞,却是掩饰不住的:“我还真替令公子觉得可怜啊,小小年纪的,就要承受大人的冷漠带来的压力,看破了世事,得不到关心,没有真心朋友,过早的失去了这个年纪该有的童真!”

等她说完这些,空气仿佛都静止了一般。

顾延君盯着她的目光越发的阴鸷凌厉,高大的身影散发出阵阵冷冽的寒气。

乔念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要紧张。

这些话,她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,实在是不该说,但是说了就不后悔。

想起昨晚的相处,她是真的挺可怜,可怜小孩子这么小,就早熟得跟小大人一样。

气氛僵硬了足足十几秒,才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缓缓开口:“乔小姐如果想在比赛中斩头露角的话,就不要再过问我家的私事,也不要再这件事情上过度激怒我。”

乔念愣了片刻,娇艳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一抹明媚至极的笑容来,故作爽快的说:“如果不是我,令公子昨晚不知道会不会被人贩子拐走呢,我说的这些话也是出于爱护小公子,顾总感激我还来不及呢,一定不会是那种假公济私的人,是吧?”

顾延君一时间没有开口,他神色自若的盯着她,眼眸微眯着,淡淡的精光在眼眸的开合中不经意的闪现,不耐而深沉。

良久的沉默,就在乔念以为,他真的已经生气的时候,他却薄唇轻启,忽然开口:“乔小姐,我记住你了!”

不再多说一句废话,顾延君转身就走。

顾子昂自然是不愿意的,在保镖的怀中不住的挣扎:“漂亮姐姐,你好帅啊,我越来越你喜欢你了!”

顾延君停住脚步,冷冷的斜了顾子昂一眼,片刻后,淡淡的开口:“别等下个月了,从今天你就开始上语言课吧!”

“不要!”顾子昂心中一痛,挣扎得更厉害了:“我才五岁你就让我学四门外语,爸爸,你是真的爱我吗?你就不能像漂亮姐姐说的那样,让我做个普通小孩吗?”

“你是普通小孩吗?”顾延君迈开了步子,伟岸的身影骤然将他整个儿笼罩起来。

他的气势太过强大,顾子昂有些骇住了,他愣愣的盯着顾延君半响,刚要避开目光,却一把被他扣住手腕,淡漠的声音冷冽的开口:“顾子昂,你是我唯一的儿子,整个东煌的家业是要交给你的,你现在只顾着玩不学习,以后怎么行?”

他的嗓音冰寒入骨,对着顾子昂的时候,不像是对儿子,更像是对下属。

想起过去的种种,顾子昂嘴巴一撇,委屈极了:“难道你以后真的不娶老婆了吗?”

顾延君面孔微微一颤,盯着儿子发红的双眼,终究是软下心肠,他叹了口气,微微蹲下身去,双手扣住顾子昂的肩膀,额头抵着他的额头。

沉默了仿佛一个世纪,顾延君才重新放开了他,略显粗粝的大手牵住了顾子昂的小手:“走吧!回家!”

翌日,公司里就进军婚庆行业的问题召开会议的时候,顾延君莫名走神了。

正午的阳光从落地窗透进来洒在他的脸上,身上,他眼眸微眯着,不由自主就想起了那个女人。

不,确切来说是她的作品。

那日,医院里的惊鸿一瞥,虽然看不真切,他却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副很好的作品。

大方,而不落俗套,将时尚和古典相结合,很有理念。

那个女人看起来是有几分功底的,把她挖到自己的团队来,想必能极大的发挥彼此的作用。

可是她的性格脾气——

算了,还是罢了,未免多生事端,还是尽早打消念头。

在等待比赛结果的这段时间,乔念就在简宁的服装工作室帮忙,混口饭吃。

她从乔家被赶出来,臭名昭著,一时间又不能洗刷冤屈,设计之类的工作肯定是不能做的。

这天,乔念去给一个客户送定制的礼服,回去的时候,路过某个包厢,却听到里面响亮的对话声。

“泽成哥哥,你真的确定你要娶我吗?真的不是因为我爸妈施压吗?泽成哥哥,我妹妹跟男人生孩子的事情毕竟已经过去了,如果你还爱她,如果你没有做好要娶我的准备,其实大可不必如此的。”

乔诗声音温柔而又体贴,这副故作不舍实际上却又步步紧逼的话语,立刻引得了莫泽成的怜惜:“诗诗,你说什么什么傻话,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?你这么单纯善良,比你姐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,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!”

呵!乔念只觉得讽刺!

昨天晚上还在她家门口诉衷肠,今天就在新欢的面前把她贬到了脚底下。

莫泽成够无情,乔诗也真是够狠!

从酒店出来,外头阳光凌冽,乔念站住脚步,昂着头,肆意的面对着头顶的阳光。

六年了,即使是一颗金刚不坏之心,也早就伤透了。

如今的她,更喜欢走在阳光下,虽然比较刺眼,可唯有如此,她才不会被误会,被伤害。

乔念在工作室打杂了好几天,忐忑不安的等待了好几天,终于在海选入围名单揭晓的前一天,接到了组委会打来的电话,让她马上过去一趟。

乔念看了看时间,现在已经晚上九点了,难道有什么潜规则?她心里有些发憷:“怎么这个时候?不是明天就可以揭晓了吗?”

“给你机会还不把握!”男人的声音听着有些不耐烦,冷冷的说:“你不想来,可以,那你的名字也可以剔除掉了!”

“哎,别啊--”乔念急了,虽然心里头还有些忐忑,但为了这最后的一线生机,还是只能单枪匹马前往。

打了个车,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组委会的门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