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别再打我儿子的主意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莞青字数:2411更新时间:2018/6/1 14:32:52

乔念失笑:“你不怕我是坏人吗?”

顾子昂笑容甜甜的,呆萌无害的模样:“这么漂亮的姐姐,才不是坏人。”

乔念嘴角抽了抽,心却是软软的。

这个小鬼,刚刚还有点臭屁,现在却乖乖的模样,还真招人。

罢了,看他口齿清晰聪明伶俐的模样,也不像走丢的,应该是使小性子了,那就带他回家过一晚吧!

出租车在乔念租住的小区门口停了下来。

出了电梯,乔念刚一抬头,就看到门口依靠着的身影,她脚步顿时滞住了。

“你来干什么?”隔着两三米的距离,乔念面容说不出的讽刺。

莫泽成一怔,扭过头来,越过一地烟头,他快步的走近了她,可看到她身侧的小男孩,他满嘴的苦衷顿时咽了回去:“这是谁?”

“这是我姐姐。”顾子昂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,看出了这男人的来者不善,他傲娇的向前一步,挡在了乔念跟前:“你别欺负我姐姐,否则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爸爸?那就是男人?莫泽成眼眸骤然变得阴沉:“六年前你背着我跟野男人生孩子,六年后你又跟已婚男人搅在一起,乔念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
乔念并没有解释,而是握紧了身旁小男孩的手,嘲讽的笑:“你不也即将结婚,既然知道不好,那你离我远点啊!”

“你——”莫泽成气极的瞪了乔念一眼,对上她倔强的眼眸,他表情慢慢的缓和了下来,有些伤感的说:“你总是这样,不管做什么事连一句解释也都没有。”

乔念冷笑:“解释?解释了你就会信吗?不,你相信的只是乔诗,乔诗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,即使她一再剽窃我的创意,即使她冤枉我偷人,你也觉得她是对的,你只信她!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见她冷漠,莫泽成也有些急了,他失控的拥住了她,喃喃开口:“念念,我爱的始终是你,只是我心中有道坎过不去而已,只要你跟我解释,我随时都可以——”

“可别!”乔念用力一巴掌打在莫泽成的脸上,她退后一步与他保持了安全的距离,唇角的笑意冷漠而森然:“你还是回去好好呵护你的诗诗小公主吧,我的情况已经够糟糕了,破坏莫乔两家联姻的罪名,我担不起!”

说罢,顾不上莫泽成眼里的愕然,她抱起了一脸懵的顾子昂,快步回家。

房门被甩上,乔念烦躁的给自己拿了罐菠萝啤,又拿了罐酸奶丢给顾子昂。

眼前的女人,美丽而温柔,热心又善良,看着她紧皱的眉头,顾子昂小屁股移动着挪到乔念身边,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:“好了,姐姐你别难过了,是那个男人不好,不怪你!”

乔念苦笑着灌了一大口啤酒:“你个小屁孩,你懂什么?”

“我当然懂了。”顾子昂骄傲的挺起胸膛,有些愤然的说:“我爸爸呀,每个月都有几天就像你这样,一个人喝酒,看着照片发呆。”

原来这男孩的爸爸也是苦情人。

乔念笑着揉了揉顾子昂的小脑袋,将喝完的罐子扔进垃圾桶里,说: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我带你去洗澡!”

顾子昂一惊,眼睛都瞪圆了:“姐姐,你要和我一起洗?”

乔念微愣,随即也明白这男孩是害羞,禁不得笑了起来:“你呀,还真是人小鬼大!”

这夜,乔念将卧室让给了顾子昂,自己睡客厅沙发。

她以为能做到满不在乎,可是,她却再一次的梦到了莫泽成。

在梦里,她拿到了冠军,她抱着奖杯穿着婚纱去抢亲,舞台上,她抢过话筒大声指责:“乔诗,你这个小偷!你偷走了属于我的名气!偷走了我的男人!今天,你把属于我的一切还给我!”

可是,莫泽成却握紧了乔诗的手,冷冷的看着她:“对不起,乔念,我不爱你,我不会回去你身边!”

“不要——”乔念尖叫着从梦中醒来,窗外的月色探了进来,照得她冷汗涟涟的脸更加的惨白,是到此刻,她才如此清晰的明白,故事即将结束,只有她才是那个被影响的局内人。

即便她拼了命要去参赛,即便她竭尽全力想洗去加诸在她身上的污名,可他和自己不会再有未来,他们之间的的关系,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改变。

深吸了一口气,正准备重新入睡,却忽然听到砰砰的声音。

乔念以为遭贼了,第一反应便是跑进卧室抱住顾子昂塞进衣柜里。

“怎么了?”顾子昂睁开迷蒙的睡眼,大眼睛里写满了惊慌。

乔念捂住他嘴巴,悄声的说:“你在柜子里待着别乱动,外面有小偷。”

不过素不相识的陌生人,这时候她都还想着自己,顾子昂心中一阵暖流。

小手拉了拉乔念,肉肉的身子往角落里挤了挤:“姐姐,这里够大,你一起进来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乔念勉强笑笑,刚关上柜门,刺耳的拍门声再次响起。

紧接着,阴沉的男声响了起来:“顾子昂!”

这个声音有点熟悉!

是顾延君!

难道她睡糊涂了?

乔念一惊,刚欲开口,柜门却被从里面打开,男孩颤颤的抱住她的腿,身子剧烈的抖了起来:“糟糕,我爸爸来接我了!”

“你爸爸——叫顾延君?”乔念脑子里嗡的一声,预感到即将来临的风雨,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“是的。”男孩茫然的点点头,神情有些焦急:“你也怕我爸爸?”

岂止是怕!怕死了!

乔念心里腹诽着,正暗叹自己怎么手贱要带这个小祖宗回来,刺耳的拍门声却再度响起:“顾子昂,你再不开门,我就叫人把门拆了!”

乔念一个头两个大,硬着头皮去开了门。

房门大开,顾延君身后带着两个保镖,面色黑沉的跟门神一样。

他刀子般的视线冷冷的扫了眼男孩,紧接着,他凛冽的目光又落在乔念的脸上,面无表情的开口:“跟你说过的话,你都忘了?”

“我没有。”乔念绝望摊手,一脸的生无可恋:“我事先不知道他是你儿子,顾总。”

顾延君面色一沉,顾子昂心一颤,快速的扯了扯他得衣摆,而后坚定握紧了乔念的手:“姐姐对我很好,爸爸,你再这样凶,我都快要没朋友了。”

顾子昂看似坚定,牙齿却又不住的打颤,咯吱咯吱的,怕极了的样子。

乔念忽然想笑,心念一动,顾延君犀利冷锐的眸光就投射了过来。

乔念喉咙口一紧,笑意戛然而止,不敢再吭声。

顾延君眸眼微微一扫,下一秒,一个保镖抱起了顾子昂,另一保镖手里拿着一张支票,恭敬塞在乔念的手上。

顾延君寂冷的嗓音再度响起:“我不希望我儿子被有心之人利用,我的意思,希望乔小姐能明白,并记在心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