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拿捏住顾延君的秘密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莞青字数:2074更新时间:2018/6/1 14:32:52

顾延君高大的身子逼近,神色里说不出的不屑与淡漠:“怕了?”

乔念脑子里混沌一片,尴尬的扯了扯嘴角:“顾总,我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。”

顾延君面色微沉:“昨晚的事,忘了?”

乔念一惊,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。

昨晚稀里糊涂撞上的竟然是他的车子。

艰难的掀了掀眼皮,看向眼前冷漠矜傲的男人,乔念扬了扬肿得高高的手指,眼眸里浮动着一抹倔强:“昨晚——只是意外,顾总,耽误了您宝贵的时间,对不起。”

顾延君眸色微动,目光缓缓掠过乔念讪笑的脸,扫了眼她裹着的手指,最后停留在她手里的画板上。

面容一如既往的冷硬:“看来伤得不重。”

乔念骇住了,她低着头,小声嘟囔:“还是很痛的。”

她声音很小,他却听到了。

“你在委屈?”顾延君似笑非笑的看向了乔念,他在笑,笑意却达不到眼底。

乔念说不出话来了,要怎么说,在这个男人强大的气场下,她连委屈都没有资格。

见她沉默,顾延君容色更加阴冷,医生在此时及时赶来,在确定乔念没有其他暗伤之后,顾延君转身离开。

乔念愣愣的盯着门口看了半响,而后便收回了视线。

她没时间伤春悲秋,整整六天几乎不眠不休的努力,终于,她赶在海选截稿日,画出了更加满意的作品。

她强撑病体将作品送去了大赛组委会,可是,离截止时间明明还有三个小时,组委会却以参赛稿子都被集中存放起来为借口,不肯收她的作品。

乔念急得团团转,正一筹莫展之际,简宁却忽然开口:“组委会这边应该和乔诗穿一条裤子了,你不如另辟蹊径,去求求顾总吧!”

“顾延君?”乔念疑惑的皱起眉头,想起那日的交锋,她不由得心生寒意。

“你还不知道吗?东煌集团旗下的子公司打算入手婚庆行业了,三天前顾总被邀请为此次比赛的特邀评委,你去求他,准没错!”

“可是--”乔念刚欲开口,却被无情的打断,简宁凑了过来,压低了声音,神秘兮兮的说:“念念,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拿捏住顾延君的秘密,要不要把握机会,随你。”

一个小时后,乔念出现在了东煌会所。

她只知道顾延君在这里应酬,却不知他们到底在哪个包间,正打算一间一间寻找,路过楼梯口的时候,却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。

“坚持了六年,我为你能做的都做了,我势力发展壮大,脱离顾家也能过得很好,甚至我连孩子都生了,我们根本就不用担心子嗣的问题,既然如此,你为何还要拒绝我?”

悲戚的声音,乔念无法把这个苦情的男人与嚣张霸道的顾延君联系起来。

她倚在墙角,悄悄的探头看去,昏暗的光线里,靠着墙烟雾缭绕的男人,以及抱着头蹲在地上的女人,那般近的距离,却无法组成相守的姿势。

想想简宁说过的那些话,顾延君爱的是从小借住在顾家的五服之外的表妹沈云初,可顾家家规森严,法律允许他们结婚,顾家却不允许,甚至还要把沈云初嫁人。

乔念心中一叹,恰在此时,沈云初忽地起身,流着泪,决绝的开口:“延君,舅爷爷年纪大了,经不得刺激,我年纪也大了,等不了了,所以--如果舅爷爷安排的男人不错的话,我会选择把自己嫁了!”

“云初!”顾延君心痛的伸手,试图拉住她。

她却决绝的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:“延君,对不起!”

沈云初走后,顾延君越发的气闷,眼前模糊一片,他血肉的拳头一下一下砸在坚实的墙上。

乔念看着便觉得骇人,有些想退缩,可一想到走投无路的现状,她一咬牙,心一狠就推开了楼梯间的门。

“顾总!”温软清甜的嗓音在身后响起,顾延君扭头,看见乔念如玉般瓷白细腻的脸,正言笑晏晏的看着他。

是她,是七天前舍命撞他车的那个女人。

昏暗的光线下,女人清纯自然,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。

可是——

顾延君眸子倏地阴冷,他耐性有限,不能忍受一个一次次搅乱他生活的陌生女人。

“我不是告诉过你,别出现在我面前?”眉头微皱,顾延君眼眸里满是不耐。

“顾总,我是有正事才来求您。”乔念笑了笑,纤细白皙的手将手中的文件袋递向顾延君,一脸的恳切:“听说您成为了此次设计比赛的特邀评委,这是我的作品,顾总,请您帮忙转达。”

顾延君眉目轻挑,如墨般浓黑的眼里全是厌恶: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

乔念脸色微变,却固执的抓紧了文件袋,低声开口:“顾总,我只是在哀求您,希望您能看在沈小姐的面子上,帮我一次。”

顾延君一怔,眸子里充斥着猩红的光:“你都看见了?”

乔念还未来得及开口,他却忽然上前,刚劲的手用力擒住她的下巴: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他的身体离她那么近,清冽的酒香扑面而来,眼里却全是冷冽的寒意。

乔念心里怕得要命,却不敢挣扎,只倔强的迎承着顾延君的目光,淡然道:“顾总,我会为您保守秘密的,求您帮我一次。”

“你在威胁我?”顾延君肆虐的手越发收紧,力气大得几乎要把乔念的骨头捏碎。

微微眯起鹰眸,他冷着脸打量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。

巴掌大的小脸,肤色白皙,眼睛大而明亮,不点自红的樱唇,只是,漂亮的外表下,却藏着一颗恶毒的心。

微微俯身,顾延君温热的薄唇几乎凑到乔念的脸上,出口的声音却冷得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似的:“是时候提醒你,得罪我的代价!”

下一秒,乔念被凌空抱起,紧接着,顾延君踹开了一旁包厢的门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