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活阎王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莞青字数:1997更新时间:2018/6/1 14:32:52

顾延君沉默的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,冷峻淡漠的脸上说不清是什么情绪。

这些年,他见过不少形形色色的女人,勾引人的手段五花八门,却没有一个人像眼前的这位这样,突然窜出来撞上他的车,如此的决绝,如此的不要命。

眸光沉了沉,顾延君蹲下身去,皱着眉撩开女人脸上散乱的长发。

入目可见一张白皙俏丽的小脸,双目紧闭着,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顾延君眉头皱得更深,将她抱了起来,送去医院。

折腾到半夜,从急诊室里出来已经凌晨。

“她怎么样?”顾延君面容冷硬,眼神深邃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,但浑然天成的气势却让人望而生畏。

他个子很高,医生昂着头才能看清他的表情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开口:“这位小姐情况不算太严重,右手食指骨折,她之所以昏迷不醒是因为喝了酒,又被下了药,所以--”

顾延君眉头深深蹙起,本就阴郁的脸色更加深沉。

交了足够的医药费,不等女人醒来他就离开了。

回去的时候顾子昂还没睡,看到他进门,小包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,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瞅着他:“你又去找云初姑姑了?”

“很晚了,回去睡觉!”顾延君疲惫不堪,不耐的皱眉。

“我不睡!”顾子昂倔强的昂头:“除非你答应我不要再惦记云初姑姑,给我找个新妈妈。”

顾延君黑沉了脸:“睡不睡?”

顾子昂嘴巴一扁,眨巴着眼睛就哭了出来:“爸爸你凶我,你凶走了我妈妈,又来凶我。”

顾延君无力扶额,自这孩子上幼儿园以来,对妈妈这个词执念很深,总问他妈妈去哪了,问得多了,顾延君只好敷衍的说妈妈走了,顾子昂却固执的认为是他凶走的--

“你不睡是吧?行!”顾延君眸色微敛,迈步上楼:“精力不错,课外班的课程,得加一加了!”

话音刚落,就听到蹬蹬蹬的声音,顾子昂迈着小短腿追了上来,他很快就跑到二楼,准备进屋的时候,他回过头来瞪了顾延君一眼,黑幽幽的眼珠子氤氲着雾气,委屈极了。

顾延君莫名有些心酸,夜深了,他轻拈着一杯红酒,看着外头无边的夜色,怎么也睡不着。

六年前那段风月无边的日子再度浮现在脑海里,那娇小得几乎容纳不下他的小姑娘,香甜的唇,柔软的腰,还有她身体里的热度,顾延君深吸一口气,而后又长叹一口气。

罢了!就算不是云初,也不可能是那个女人!

为了钱出卖自己,能是什么好女人!

乔念醒来时,病房里早已空无一人。

挣扎着动了动身子,手里钻心的痛传来,她震惊的抬起右手,看到食指上包着厚厚的绷带。

她眸子蓦地瞪大,不敢接受手受伤的事实,第一反应就要去找医生,刚拉开房门,却跟乔诗碰了个正着。

乔诗一身大红连衣裙,眼神犀利而挑衅味十足:“听说你出了车祸,我特意来看看你。”

乔念飞快的藏起右手,冷笑:“看到我没事,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

“你在说笑了。”乔诗唇角勾了勾,明亮的眼眸里透着势在必得的精光:“我今天过来呀,没想跟你吵架,我只是想感谢你,谢谢你亲手为我设计婚纱,还把我推向莫太太的位置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乔念艰难的抬眼,笑容凝滞在了嘴角。

“我和泽成哥哥要结婚了,听不明白么?”乔诗满面春风,说不出的得意:“你抄袭我的事情早已传得风风雨雨,乔家颜面大失,为了挽回声势,父亲决定给我30%股份做嫁妆,让我尽早嫁人,等我赢得了设计大赛,就穿着你设计的婚纱出嫁,姐姐,你会祝福我的,是吧?”

乔念面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,指甲几乎都陷进了手心里:“贱人,明明是你抄袭我!你六年前偷我作品成名,六年后又怕我出名影响你地位,你的心怎么这么狠?”

“你有证据吗?”乔诗冷笑一声,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来,拍在乔念的脸上,嘲讽道:“你斗不过我的!拿着这一百万给我滚得远远的,识趣点,我还能放你一马!”

支票顺着乔念的脸慢慢落下,轻飘飘的,却狠狠的切割着她的心。

一百万,多么慷慨的数字,买断了她的所有,她的前程,她的父母爱人。

直到乔诗都离开了很久,她才慢慢从难过中抽离出来,心死了,泪干了,绝望尽头,她忽然就滋生出了一股勇气。

她一定不能让乔诗再次得逞!

设计大赛海选还有一个礼拜才截止,她一定要再画出一幅满意的作品来。

忍着痛,打电话让好朋友简宁送来了工具。

乔念右手疼得几乎握不住笔,却又强撑着,不知浪费了多少纸张,终于画出了一个还算可以的雏形来。

心中一喜,刚要拍照留念,病房的门却在此时被推开。

站在门口的男人,一身纯手工定制的西装,完全凸显出他伟岸健硕的身形,精致的衬衫袖口微露出手腕上昂贵的腕表,昭示着他高贵的身份,双眸如墨般深黑,却又明明白白的透露着不好惹三个字。

这个男人,乔念在财经新闻上看到过。

顾延君,人称活阎王,是海市百年世家顾家长子,是整个海市翻云覆雨的人物。

他白手起家,创立了如今多方面都有涉猎的东煌集团,传说他在商场上铁面无情,心狠手辣,活阎王之称也由此而来。

乔念不知自己怎么就招惹了这号人物,她白皙的额头上顿时布满了冷汗,结结巴巴的开口:“顾——顾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