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成为拍卖品

类别:现代言情 作者:授权字数:2121更新时间:2017/3/21 16:14:34

苏浅被强行扒光推出幕布之外。

心中虽然愤怒,却紧咬下唇没有叫出声来。因为她知道,上了这贼船,即使叫破喉咙也无济于事,盲目抵抗只会让自己像那些女人一样受到更多的虐打。

双手尽量护住身体,利用长发的掩饰,想让自己的暴光程度尽量降低。

然而她赤着的脚还没有站稳,一道强光便直直打到她身上,聚光灯的热量顿时让满身外沁的冷汗被蒸发。苏浅反射地抬手挡了挡强光,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。

她不知道将要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,但却确信绝对不会是好事!

“这是今晚最后一件拍卖品,年龄20岁,容貌绝佳,并且受过高等教育,学过舞蹈,身体柔韧度极好,可尝试各种花样,而且还是原处。身高165CM,体重46公斤,三围90、60、90,现在开始拍卖,起价一百万。”

苏浅听着耳边对自己的介绍,很难相信昨天她还是夏家人人羡慕的养女,今天竟然成了一件这样耻辱的拍卖品!

阴谋!这是一个欲毁她清白的阴谋!

只可惜她现在站在众目睽睽之下,四周全是拍卖场的打手,她被灌了迷药全身发软,完全无力逃脱。

易天逍稳稳坐在真皮沙发上,修长五指擎一杯红酒,冷眸漫不经心看向包厢大屏幕中与众不同的女人。既不哭也不叫,如果是冷静,那还真少有!

“BOSS有意出手?”身边助理左进好奇地看向努力用长发遮掩自己的女人,能引起他家BOSS注意的女人可不多。

富豪俱乐部设在一艘超级邮轮上,每每行至公海区域总会举办这样、那样的拍卖活动。

易天逍作为国内有名的君临集团总裁,黑白两道闻名遐迩的大人物,这种场合来得多了,可从来没在这地方买过女人。

果然,易天逍只是长眸微抬看了他家助理一眼,眼中毫无情绪可言。

左进无趣地耸了耸肩膀。他家BOSS还真是一惯的惜字如金!

“我让你查的事查得怎么样了?”

低沉幽冷的声音传入耳中,左进忙正了正表情。“那天夫人一个人出门,所以事发时也没人知到细节,我调看了市区天眼监控,查到肇事车辆登记在夏家养女名下。”

“夏家养女?”易天逍俊眉微皱,眼底闪过一抹让人胆颤的冷意。

难怪撞了人之后处理得不留半点蛛丝马迹,原来竟然是夏家的人!

只可惜夏家又如何?撞的是他易天逍的母亲,不管他是谁,都别想逃脱惩罚!

屏幕中传来一阵躁动,台上的女人终于以五百万的价格被拍了出去。

两分钟后易天逍所在的包厢门被敲响,左进上前开门,将这次邀请他家BOSS前来的东方科技负责人让进门内。

“易总,今天我可给您预备了份大礼,千万别和我客气!”

易天逍不动声色看着满脸堆笑的中年男人,他要收购东方科技,这人来拍他马屁早在预料之中。

“内幕消息,刚才最后一个美人儿可是夏家的养女,易总,我给您拍下来了,人已经送进您房间,好好享受吧!”东方科技负责人一副得意的表情。

易天逍闻言眸底一寒。“你确定是夏家养女?”

“当然确定!而且您可能还不知道,这妞根本就是夏思远那老东西的私生女……”

拍马屁的人还没说完,易天逍已经长身而起,那位负责人看着他大步出了房间,唇边不由挑起一丝阴笑。

以为他范伯明好欺负吗?想要他的公司,那他就让这位没人敢得罪的主也来尝尝被人摆一道的滋味!

苏浅一早被灌的药发作,浑身半丝力气也没有。

两个女人把她清洗了一遍,摆出一个极度羞耻的造型丢在大床上,然后就匆匆退了出去。

易天逍进入卧房时见到的就是那副让人血脉偾张的样子。

女人身上只盖了一层欲盖弥彰的轻纱,水红色的薄纱不仅掩不住美好,衬着那身白腻的肌肤反而使人看起来更加妖娆。

苏浅呼吸浊重地撑着仿佛有千斤重的眼皮,透过泪雾模糊地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逐渐靠近。

“别……”她想求饶,想要作最后的挣扎,然而说话声都细若蚊蚋,大脑中一阵一阵晕眩,让她清晰的知道自己根本就无力躲避这一劫。

易天逍站在床前静静看着床上双眼朦胧的女人,那副樱唇半启、纤眉微蹙的样子还真是诱人!

“别什么?别碰你?你可是人家送我的礼物,不碰我怎么好意思?”低沉磁性的声音仿佛有魔力,一出口就引来床上人一阵颤抖。

男人的声音虽好听,语气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嘲弄和凉薄,让苏浅只觉寒意透体而过,越来越混沌的神智竟然变得清醒几分。

浓密的长睫毛颤抖着眨了一下,两颗泪珠随之滑落。

易天逍抬手轻轻抚上那张细致的面孔,极尽温柔地将一颗泪珠抹掉。“哭什么?这么美的模样多勾人,哭丑了会影响我的心情。”

苏浅终于看清那张俊美无俦的脸,刚毅有型的线条配上男人此刻邪魅入骨的笑容,让她不知该绝望还是该庆幸?

至少这人不是个让人一看就想吐的猥琐丑男人!

但是她落到这步田地,无论如何都不该怀着庆幸……

易天逍抬手缓缓扯开领带,一粒一粒不紧不慢地解着镶钻纽扣。

苏浅心尖抽起,喉中不可抑制地发出惊惧的喘息。

“急什么?你已经被人送给我了,难道还怕今晚我冷落你?”易天逍不无讥讽地看着双颊绯红的女人。

苏浅全身升腾着难忍的燥热,眼睛也渐渐开始发红。“别碰我……我给你钱……”用尽全身的力气,仿佛呢喃般说出这几个字,苏浅祈求地望着眼前衣襟半敞的男人。

易天逍低笑出声。“不,你说错了宝贝儿,对于我感兴趣的礼物,钱怎么代替得了?”说完低头直接吻住那张吐字费力的樱红小嘴儿。

微凉的触感带着上好红酒的香醇,然而来势却凶猛得有如野兽!

苏浅想要躲闪、想要推开压住她的强壮身躯,只可惜她根本做不到。